0.jpeg

文:陈十四,辅助整理:Alfred

曾看过两部顶级学府里的同性爱情电影。一部是《莫里斯》,剑桥的两个贵族美少年,青葱炽热,卸下羁绊开始一段感情,后来,一人为保全世俗地位,进入婚姻堡垒,另一人黯然神伤,去对方的家族庄园见面,不复从前,这时,庄园一名英俊男仆对来客一见钟情,在半夜,从墙外爬上他的窗台,表白,一晌贪欢,最终不离不弃。另一部是《故园风雨后》,背景在牛津,一名贵族少年,恋上一名平民子弟,带回庄园,对方与自己的姐姐陷入情网;一战打响,风雨如晦,侯门公子,沦作天涯伤心人。

0 (1).jpeg
剧照:《莫里斯》图上;《故园风雨后》图下

太痴情,就容易忧怀自伤,千百年来的故事听起来相似。如今,只要足够奋进,顶级学府并不那么难进。上月,邻部门一名同事,工作多年,辞职去哥伦比亚大学读 MBA。随手搜查,发现在哈佛商学院,甚至专门成立了一个LGBT学生会(Harvard Business School LGBT Student Association),他们不是出身侯门公府,但许多人有传奇经历。

0 (2).jpeg
哈佛商学院LGBT学生会网站

学生会的网站上,列出几个代表,一一细查他们入学前的经历。一人叫安德鲁(Andrew Holmberg),与我同龄,也是 2005-2009 年念完本科,从美国杜克大学毕业后,进入联邦调查局(FBI),任职战略研究员,像美剧里常见的场景。“在 FBI,主要工作是提高情报搜集的效率,工作几年,想离开,因不愿成为一个被动的、被驱使的旁观者,在这里,能见到各国各地的有所追求的人”,他现在任学生会联合主席之一。

0 (3).jpeg
哈佛商学院官网上的安德鲁(Andrew Holmberg)介绍

官网上,还有个美籍亚裔的黄人面孔,叫邹明(Minh Chau)。他从小在美国东北部的宾夕法尼亚长大,2010 年从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入职普华永道旗下公司,后来又去麦肯锡,均是全球知名的会计师事务所。离职入读哈佛后,在一次校园采访中,他被问到“人生该怎么过”,“把每天当最后一天,死亡将临;大学毕业后,我搬来纽约,临行,与父亲翻箱倒柜找一块宜家木板,看见母亲含泪切洋葱碎片,没有照相,也无心把当时情景发在脸书(Facebook)上;只觉得,生活一瞬,忽喜忽悲,应该活在眼下”。

0 (4).jpeg
LGBT学生会网站,邹明(下)

身在象牙塔,也能见到人间万象。找到一篇 2011 年的英文旧文,叫《恐同在哈佛》,一名 Gay 学生讲述自己曾经的战战兢兢。“恐同情绪暗流涌动,一次和朋友玩德州扑克,一个直男怪腔怪调的嘲讽,说我的朋友像娘泡;又一次,与某个 Gay 朋友离开一个学生派对,出门后,身后楼顶,传来高声尖叫,’死基佬!’,所有觥筹交错瞬间停下,人人往我们这边看”。那时,美国还未施行同性婚姻合法化;著名《新闻周刊》(News Week)杂志的“美国同志友好大学”评选中,哈佛名落 50 名之外。

0 (5).jpeg
近期一部短片《哈佛商学院的恐同在消失》

世界会变好吗?当然,但绝非旦夕之间,也许是这代人消失,下一代微好,再一代更好,大多时候,只有冷眼旁观,束手无策。去年,哈佛商学院公布数据,全院 2000 来名学生,性少数取向占 4.32%,即近百人;LGBT 学生会的网站上,有两段警醒的问答,“该在入学申请中出柜吗?简单说,应该,但由你决定,哈佛不只看 GPA、 GMAT 成绩,更愿看到真实完整的独立个体”,“该向教授和同学出柜吗?不要,录取档案只有录取官能看到,对教职人员和学生均保密,建议因人而异,私下场合出柜”。

0 (6).jpeg
哈佛商学院的 LGBT 学生数据,及两段问答

我觉得,人的性向喜好,天然到不必刻意展示,只可惜,太多人将它视作奇闻异谈。半年前,写过一篇《他与他在西点军校里的爱情故事》见文末,关于美国西点军校,为一名学生举行建校两百多年的第一场男男婚礼。那名毕业生,后来去了哈佛读商学院,在我搜集这篇文章的资料时,猛然出现在 LGBT 学生会的网页上,像巧合戏剧的重逢。

0 (7).jpeg
两人的婚礼现场

抄录当时旧文章的最后两段:

“世上的感情千万种。一场婚礼,有人选择繁花如锦的热闹,有人相信细水长流的纯真,有人现世安稳,所爱即父母亲人所爱,所求有人代为绸缪担忧,也有人,在感情中以身试险,像一只倦鸟,过完一山又一山。

我总觉得,如果遇见一人,相信他眼中只剩你,不要再追问往事,是有人繁花看尽,才有一双清明的眼;两人间,如果耳鬓厮磨通心性,甘愿为对方许下誓言,也不必有千百只眼来见证。”。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chenshisi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