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假装在纽约(mr-jiazhuang),转载请注明出处。

0.jpeg

1、

在面对重大新闻事件、尤其是惨剧的时候,仅仅有鸡汤,煽情,愤怒是不够的,我们需要超越情绪的本能反应,找到事情的本质所在。

奥兰多枪击案的核心问题,不在于凶手是否有伊斯兰恐怖分子背景,不在于他开枪屠杀的原因是不是恐同。

这些问题当然也重要,但是真正触动美国大众神经的,是那个挥之不去的梦魇,枪支暴力。

不管凶手出于什么原因杀人,是出于宗教的狂热还是偏执的仇恨,但他用来杀人的武器是两把枪,一把是半自动手枪,还有一把是枪击案暴徒最喜欢使用的AR-15式自动步枪,这是不争的事实。

0 (1).jpeg

而且讽刺的是,在持枪合法的佛罗里达州,他拥有合法持枪的执照,即使他曾经因为涉嫌和恐怖主义有瓜葛而被FBI两次调查也不影响他购买和拥有自己的枪械。

在Facebook和Twitter上,在新闻网站的评论里,人们讨论最多的是控枪。

一起又一起的惨案,一个又一个无辜死去的生命,已经快要耗掉美国人的耐心,愤怒的情绪已经到达了顶点。

控枪,已经超越了种族、移民、医保、恐怖主义等等其他所有问题,成为美国最大的政治问题。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半年的总统大选里,这个辩题也必将被一提再提,奥兰多枪击案毫无疑问将彻底影响这一次总统大选的走向。

2、

枪击案发生后,奥巴马第一时间发表讲话。

他说,“在仇恨和暴力面前,我们更要彼此相爱。”

他说,“对任何一个美国人的攻击,不管他来自哪个种族、民族,有什么样的宗教信仰和性取向,都是对我们所有人的攻击。”

0 (2).jpeg

一如既往地慷慨激昂。但是这一次,没有多少人被他感动,因为这样的话他说得实在太多了。

在Facebook上,我认识的一个美国教授这样写道,“政客们,请收起你们伪善的哀思和祈祷,动手解决我们真正在乎的问题:禁止攻击性武器和真正的LGBT平等。我们已经受够了。”

和大多数民主党人一样,奥巴马是支持控枪的。我还记得2012年12月14日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发生后,奥巴马在公众面前发誓一定要解决枪支暴力问题,说到动情处几度拭泪。

但是结果呢?自2012年12月以来,全美国又发生了至少998起枪击案件,造成至少1135人死亡。

从俄勒冈的社区大学到堪萨斯的犹太人中心,从南卡罗来纳州的查尔斯顿到加州的圣贝纳迪诺,枪击案一次次地发生,事发地点遍布全美各地。

0 (3).jpeg

从奥巴马2009年初上任一直到今天,七年半的时间里美国一共发生了14起大规模枪击案,奥巴马一共做了14次公开讲话,每一次都在重复着似曾相识的誓言,只是一次比一次更加苍白无力。

2012年时奥巴马成功连任没多久,因为已经是第二个任期,没有需要继续竞选因此要讨好各方面势力的压力,原本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把。而且那时,美国社会对控枪的呼吁也达到了一个顶峰。

但是,控枪何其困难。

3、

枪支暴力的泛滥,是美国社会的独特问题,任何其他发达国家都没有这么多的大规模枪击事件。有媒体统计,枪支杀人案件的比例,美国高居所有发达国家第一,2012年每一百万人中有29.7起;第二名瑞士只有7.7起,而澳大利亚更是只有1.4起。

0 (4).jpeg

枪支案件和持枪数量有直接的正比例关系。媒体上还有另外一张坐标图,横轴是每100人拥有的枪支数量,竖轴是每10万人中涉及枪支的死亡案例数量。在这个坐标上,美国无论是在横轴还是竖轴,都远远地抛离了其他的国家,孤独地出现在右上方。

澳大利亚虽然现在枪击案件少,但是他们曾经和美国有过一样的惨痛。1996年的阿瑟港枪击案件,35人死,23人伤。之后澳大利亚举国震动,很快就通过了限制持枪的立法,同时强制向国民回购枪支,至少收缴了65万支枪械。那之后七年,澳大利亚涉及枪械的杀人案件数量下降了42%,自杀案件则下降了57%。

但是,在美国实现控枪,要比在澳大利亚和任何其他国家难得多。

首先是因为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规定“人民持有及携带武器的权利神圣不可侵犯”,宪法规定的持枪权被很多美国人视为自由民主权利的一部分,限制了这个权利,就等于伤害了民主社会的根基。

但更重要的阻力,来自拥枪者利用政治规则所发起的狙击。

美国的一切政治决策,都是各派势力之间互相角力后所形成的妥协与平衡。控枪也同样如此,充斥着总统和国会之间的牵制、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权争、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之间的拉锯、民间势力的游说和政治献金等等。

奥巴马和所有支持控枪的人,面对的是一个强大的对手:美国步枪协会(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简称NRA)。这个民间机构有500万会员,对于美国政治有巨大的影响力。他们常常砸下巨款给议员捐款进行游说,或者帮助反对控枪的议员当选,从而阻挠控枪议案的通过。

《纽约每日新闻》今天用了整整一个头版,愤怒地声讨NRA,“谢谢你,NRA,正是因为你们一直以来反对禁止攻击性武器,所以像这个疯子一样的恐怖分子才能合法地购买到杀人武器,制造了美国历史上最惨重的大规模枪击案。”

0 (5).jpeg

4、

奥兰多枪击案发生之后,政客议员们都纷纷利用这个机会给自己涨人气,或者发表公开讲话、或者在推特上发帖,对遇难和受伤的人表示哀思,为他们祈祷。

有民主党议员,也有共和党议员。

很多共和党议员,其实一直在接受NRA的政治捐款,所以他们在祈祷的时候对于控枪这件事绝口不提。

在推特上,我关注了一个叫做 Igor Volsky 的人,他是一个民间权益组织的负责人。奥兰多枪击案发生后,他一直在推特上刷屏,只要一有共和党议员发推特对枪击案遇难者表示慰问、哀悼和祈祷,他就立即转发,同时附上这个议员从NRA那里接受的政治捐款的金额直接打脸。

他还公布了2016年接受拥枪团体捐款金额最多的10个人的名单,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共和党议员。

0 (6).jpeg

今天美国很多电视台的新闻直播节目都请他做了嘉宾,在电视上他说,“祈祷和哀思是不够的,因为它们无法转化为行动”。

5、

《纽约时报》一篇新闻的评论里,压倒性的留言都是关于控枪的。

NRA声称合法持枪的一个好处是,好人们能够用枪来保护自己和他人。一个网友的留言这样质问,“那些本该在发生这些悲剧时出现在现场来拯救我们的好人们在哪里呢?NRA一直在说的那些拿枪的好人们。太多的枪,太多不敢站出来反对NRA的人,这就是我们为胆小付出的代价。在一个真正的民主社会里,人民的心声应该被听到、被重视,我们还能回到那样的一个社会吗?”

还有人天真地设想,“唯一能够敦促政客们采取措施结束攻击性武器所带来的这些疯狂局面的办法,是让大公司加入进来”。他说,“请向来美国、尤其是到佛罗里达和得克萨斯的外国游客发出警告,告诉他们因为美国持枪合法,所以他们有可能会被枪击而死。只有当迪斯尼乐园和大航空公司还有酒店集团们害怕没有客源的时候,压力才会转移到政客们身上。”

前几年,经常有人攻击说,有些人能把所有的问题都上升成制度问题,进而攻击整个社会。

但事实上,很多事情的确就是制度问题。尤其是当一样或类似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那必然说明这个社会、这个国家在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就像一个纽约的网友说的,“我希望不要再听到无休止的祈祷和哀思了,我们应该超越祈祷。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文化,我们的国家病了,在很多地方都病了。对枪支的狂热,对日复一日的谋杀暴行的接受,这是我们这个社会已经崩坏的一个表现。

他说,“还会有多少人付出生命的代价?我猜,也许我们更愿意每年付出几十亿美元为爱枪者的错误买单——谋杀调查,监狱,司法体系,昂贵的手术费用,伤残者的终身护理费用,无休止的精神创伤治疗——也不愿意生活在一个繁荣快乐、可以把钱花在别的地方的天堂。让我们继续支持NRA,让我们国家和我们的同胞继续沉沦吧。我们需要立法,而不是祈祷,因为祈祷是廉价的,简单的,而且什么也改变不了。”

6、

看一看下面这些人,他们独自站在路边,或者彼此拥抱,若有所思,或者面带忧惧,因为失去亲友而悲鸣,或者因为死里逃生而哭泣。

什么时候,这样让人伤心欲绝但又本可避免的一幕才能不再出现呢?

0 (7).jpeg

0 (8).jpeg

0 (9).jpeg

0 (1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