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不必”二字在于,孩子幼时探索世界的欲望,父母为了打消孩子心中牵绊的隐忍.虽不必追,从被父母目送到自己目送父母的过程中,亲情深深地根植下来,希望也完成了传递.但自始至终,直到父母在我们的目送下离去之后,他们的牵挂也一直未变。

时间是一只藏在黑暗中的温柔的手,在你一出神一恍惚之间,物走星移。

实际上,我们百分之九十七以上的人整整一生都在开小差。我们不知不觉间发现身边的那么多重要的东西都失去了,而我们却什么也不能做。

有些事,只能一个人做。有些关,只能一个人过。有些路啊,只能一个人走。

时间很短,路却很长。能够一直陪自己走下去的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我们拼命地学习如何成功冲刺一百米,但是没有人教过我们:你跌倒时,怎么跌得有尊严;你的膝盖破得血肉模糊时,怎么清洗伤口、怎么包扎;你一头栽下时,怎么治疗内心淌血的创痛,怎么获得心灵深层的平静;心像玻璃一样碎了一地时,怎么收拾?

走到现在,回首堪望,可曾发现:原来,只有那努力的过程才能被记在脑海里,原来那淡淡的日子也香甜!忘不了啊,只有那份汗水还保留在此。我相信我能飞得更远,我就是我,谁也不能取代。 我们寻寻觅觅,不知不觉走到了终点。无论是失败了还是成功了,决定它的只是一个结果。人生匆匆几十年,我们要静下心来欣赏沿途的风景,不能给自己的青春留下太多遗憾。

有一种寂寞,身边添一个可谈的人,一条知心的狗,或许就可以消减。有一种寂寞,茫茫天地之间余舟一芥的无边无际无着落,人只能各自孤独面对,素颜修行。

前者是身体的孤独,后者便像是把身体埋葬在大地深处,独自开出灵魂的花朵一样的无助 。 社会性的寂寞那只是一种突然的不适应,人心只有重归自然才会体味最原始的美妙与枯寂,真正的宁静唯有如此才能够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