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想告诉我一个刚出柜的朋友一件所有 Gay 都应当知道的事情——不要爱上直男。其中有些人总是想占取真正的 Gay 的便宜,即便他们从未想过出柜或是活出真我。这些人真的会毁掉我们呀。

作为 Gay,我们或许会爱上直男,就比方说,Nick Jonas 不知上过多少本 Gay 杂志的封面。在公众视线里,他出现在美国各大 Gay 吧。但令人沮丧的是,这些人好像还挺买他的帐。我还有一次看到一个很靓的男人,使我对这一想法产生厌倦,他理所当然地接受了那些猴急和没有安全感的 Gay 给予他的关注。不要理解错了,他长得挺不错的,我肯定不会拒绝同他跳一支舞,然而他却没有做出任何值得我关注的事情。他无论怎样挤压他紧缩的肌肉,也没有显露出多少胸肌。

也不是那两个在开去健身房的车上唱 Let It Go 的男子。难道因看到两个音痴糟蹋二流的歌曲就感到他们迷人吗?

顺便一提, Let It Go 就是 Firework 的劣质版。

我知道你不能从 YouTube 上得到些什么,但我每想到有些人能从中获得钱的时候就感到热血沸腾。我知道用“basic”这个词太低级了但是这些人真的很 basic。

当我们在关注这些东西的时候觉得 David Beckham 和 David Gandy 太帅了,然而,拜托,他们只是在卖内裤罢了!又有多少人看到过你的内裤?不多吧。事实上你和我一样屈指可数。我们这些 Gay 似乎省了一大笔钱去买那些贵的离谱的内裤。况且,就是一条内裤而已,哪儿来那么多最新科技。

几周前赫芬顿邮报(The Huffington Post)发布了一篇描写一个直男们互相亲吻的视频。这让我感到恶心。尽管两个男人互相拥吻有点儿看点,然而这样的推广方式依旧有点儿反常。事实上,他们早就该这样做了。我断言很多男人之前就轻吻过另一个男人,只是他们不愿意承认罢了。最近,类似的推文(Tweets)一直出现在我的推特(Twitter)上,而每次都会让我倍感失望。

我的朋友一直对他的出柜避而不谈,这令我很担心。他一直在用 Tinder(异性交友软件),并尝试摆脱它。然后,喝了几杯酒壮胆后,他告诉我这些人仅仅是玩玩而已的双性恋男孩罢了。有天晚上,他悄悄溜去见上面的一个人。我就的这一切还有什么保守秘密的价值呢?然而为何每天都会发生这些事就很明显了。我们不爱我们自己。我们爱那些对我们好的直男。我们总把他们向我们表露的情感理解为爱和接纳。

噢,你是 Grindr(同性交友软件)上的那个寻找和你相似的人的伪直男吗?为何不来我这儿,我会给你留着门,电视上正播着 Let It Go。让我们在迪士尼公主的长袍下共舞一曲吧。这不就是当今大多数直男所做的吗?对了,我在 YouTube 的一个视频上看到这些人似乎挺有男子气概的。

性别标准在当今看来挺模糊的,因为这几乎没有什么意义。然而这些兄弟们获得关注后却不是来证明这一点的。下次不要去点击两个足球运动员调整下体护体的视频或是那些花很长时间准备的暴躁的易装皇后的视频。因为他们在挑战同样的东西,但是其中只有一件真正的艺术,那便是 Kim Kardashian 至顶的道路。

译自 Gay Times 2015 年第 3 期
作者:PJ Bren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