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arlina Teteris/Getty Images

原文Dwyer Gunn 于 2019 年 7 月 18 日发布在 GEN,由 AirScript 翻译成简体中文

The original text was published  on 18 Jul on GEN in English by Dwyer Gunn and translated to Simplified Chinese by AirScript.

你可能读到过这样的话,千禧一代要不是那种很懒而且赖在父母家地下室里的寄生虫,就是因大萧条以来经济严重萎缩影响的受害者。

斯坦福大学贫困与不平等中心最近发布了一个全面的报告,其中指出我们应该把注意力放在后者描述上。这个报告评估了千禧一代多方面的状况,其中包含了学生债务,就业,收入和社会流动性等主题。这个报告大体上对千禧一代做出了展望:尽管一些千禧一代(特别是有大学文凭的人)过得还算好,可是对另一些人而言(那些没有获得过高等教育的人),美国梦好像已经成为了遥远的记忆。

当然,千禧一代可以把很大一部分责任都归咎给大萧条。研究表明,在大萧条期间进入劳动市场的人将会因这个时节而付出巨大的代价。个人在劳动力市场的劣势是会传递的。或许你因经济衰退陷入了绝望的深渊,而不得选择了一份令你十分失望的第一份工作。这就很难让你获得另外一份好工作。“不管是劳动力市场还是经济环境变坏,对年轻人而言打击是最大的。因为他们在劳动力市场中处在边缘地带。”参与这份报告的乔治城大学公共政策教授 Harry Holzer 这样说。“而且劳动力市场中很多事情还不是很好。”

尤其是对男性而言。该报告中的“收入”一章,社会学家 Christine Percheski 发现,千禧一代的男性在他们二三十岁时的收入中位数比他们之前的一代要小。而且,他们收入不平等的程度比之前的任何一代在他们年轻时都要高。然而对千禧一代的女性而言,这一切就截然不同了。她们与 X 世代和婴儿潮一代的女性相比有着更高的收入和更低程度的工资不平等问题。

Percheski 说这并不令人惊讶,单凭之前时代的女性很少在工作中有所表现足以证明。“千禧一代的女性与婴儿潮时代的相比,工作率更高而且工资也在上升。”她说。“这一切很大的原因就要归咎于之前对女性不平等的对待。”

而千禧一代男性工资的下降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没有之前时代的人更努力工作了(Percheski 发现千禧一代男性的收入中位数比 X 世代的略高,与婴儿潮一代的差不多)。在这个报告的另一章,乔治城大学的教授 Holzer 指出 1996 年到 2016 年间,25 到 34 岁参与工作的男性降低了 4.4%(千禧一代女性也有降低,但是这个比例更小一些)。

也许并不奇怪,获得更少教育的千禧一代受到的打击更大。2016 年,千禧一代男性中受过高等教育的工作比例超过 90%,而对高中辍学的人群而言,这一比例是 70%。这一差距在千禧一代女性中就更大了:2016 年,受过高等教育的千禧一代女性就业率为 83%,而对高中辍学的人群而言,仅为 50%。差距并不仅仅体现在就业率上。研究同样发现,获得高中及以下文凭的千禧一代收入比之前的时代同等教育程度的人相比还要少。换句话说,对那些没有获得大学学位的人而言,经济安全甚至比之前时代的人还难获得。“千禧一代中没有大学文凭的人的就业率真的在下降。” Holzer 说。

对千禧一代有这样一种比喻:他们仅仅是在做着所有的事情——读完大学、搬出父母的房子、结婚、生孩子。做这一些都比之前时代的人要难上一点。许多参与这个报告的研究人员还在怀疑一部分千禧一代的人在某些方面或许都“赶不上”。但是斯坦福贫穷与不平等中心的 David Grusky 指出整体数据的不尽人意。

“你并没有看到同其他美国人一样长期以来的改善。”他说。“总之,看到这些数据之后很难让人心安。”

AS Culture 是 AirScript 推出的一个新栏目,分享不同地区的文化。
AS Culture is a new column by AirScript and devotes to share various culture in other parts of the world.